武汉,为什么是医护人员感染的重灾区

白癜风有治吗 http://m.39.net/pf/a_7143439.html

前言

基辛格在《论中国》中写:“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。”我们之中,总有那么一群最勇敢最担当的人,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。他们就是鲁迅所说的中国人的脊梁,在最崎岖艰险处接引这个民族渡过苦海的纤夫。

这句话在最近的半个多月里,被引用了上万次。因为即便站在当下,我们已经可以想象,当几个月后疫情被彻底消灭,当我们回望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发现除此以外,再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白衣天使甘愿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2月14日14时,国新办举行疫情防控最新进展及关爱医务人员举措发布会。

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,截至2月11日24时,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例,占比3.8%。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,占死亡病例的0.4%。

一、全国近多名医护人员受感染?

这几天最让人感到悲壮的新闻是:2月10号,医院教授林正斌感染新冠肺炎去世。这已是自NCP肺炎爆发后有媒体报道的第三名感染去世的医生。第一位死在前线的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,于1月25日感染去世。2月7日凌晨,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,不幸感染,抢救无效于7日去世。

到目前为止,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,已有6名。

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

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

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

医院是武汉市最先接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院之一,该院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仅4公里,抗疫期间承担着巨大诊疗压力。医院副院长王琼娅作为“带头人”之一,率全院余名医护人员持续奋战在抗疫一线。1月22日,王琼娅的丈夫、医院放射科副主任韩家发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住院

2月8日,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出现院内新冠肺炎感染。确诊感染感染人数有80人,有大约50名患者和30名医务人员,其中包括一名副院长以及多名科主任、护士长。在之前,医院在二月初该院3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住院,还有30多名医护人员被隔离,将近六分之一的医护人员不能上班,剩下的医护人员,不管是来自骨科、妇产科、消化内科还是内分泌科,经过紧急培训后全部转岗为呼吸科医生,像作战时「炮弹」一样往里填。四川医疗队来接管时,医院正常运转起来。

医护的感染也不只是发生在武汉、湖北,有病人的地方,就有医护感染的风险。2月3日,医院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确诊9例新冠病毒感染,其中医护人员5例,住院患者4例。

2月7日,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的团队论文“ClinicalCharacteristicsofHospitalizedPatientsWithNovelCoronavirus–InfectedPneumoniainWuhan,China”.

文章统计了年1月1日至1月28日收医院的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回顾性临床数据,发现41%(57例)为院内感染,其中29%(40例)为医护人员。

在受感染的医护人员中,主要是在普通病房的医护,有31名,占77.5%,其余的医护来自急诊科和ICU,分别占17.5%和5%。

在不久前,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也发表过一份对个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调查报告[2]。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出,在1月1日之前发病的确诊病例中,都没有医护;但是在1月1日~11日之间,确诊患者中医护人员比例达到了3%;在1月12日之后,这个比例更是增加到了7%。

就在几天前,网上流传出了这样一张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CDC)的图片,显示武汉市13家医院中,总共有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,还有其他例为疑似病例。

最早的医护感染要追溯到年12月27日

为什么这么多医务人员被感染?理论上来说,有专业敏感度的医生和护士是最知道怎么对病毒进行预防和防护的。

据一份内部数据统计,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相当惊人。武汉市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统计中,只统计报告15例以医院的数据,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数合计已逾人!医院确诊人数过百人!

医院医护人员受感染情况,据不同的管道爆出的医护人员数据,相加至少有将近例。这还是不完全统计。这些数据背后带着血淋淋的事实,也就是说,医院与医生,成为了这次新冠病毒肺炎感染的重灾区。

二、新闻中曝出的医护感染

最早曝出医护人员感染的,是钟南山院士。1月20日晚,在接受中央电视台“新闻1+1”现场采访中,钟医院有14个医务工作者被感染。而这个信息,成为了新冠病毒可以“人传人”的有力证据。同一天,国务院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。两天后,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机制;三天后,武汉封城。

从后来的新闻报道中得知,导致14个医务工作者感染的患者,是一个有脑垂体瘤的69岁患者,于去年12医院神经外科收治,手术前也没有明显的呼吸道感染症状,虽然肺部检查可以看出有一些问题,但是因为患者有吸烟史,也属于正常。患者于1月7日进行手术,手术后第三天发烧,第五天被诊断为“原因不明的肺炎”。此时,与他接触过的医务人员开始发烧。1月15日,该患者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。

该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没有交集,也不知道病毒的感染源来自何方。该患者所住过的病房内,也有其他感染的患者。当然,此时被感染的医护,也并不全是神经外科的医护,还有妇科,心脏外科和心脏病科的4名护士被传染。

病毒的来源不清楚,但是很显然,病毒“人传人”确实发生了,医院里发生了。

在被新冠病毒感染,而且因医治无效而去世的名单中,有一个为众人所熟悉的名字:李文亮。

根据李文亮去世前对媒体的描述,他的感染,来自于一位眼科患者,因为平时接触患者都没有特殊防护,患者当时也没有发热,李文亮也没有特别进行防护。但是第二天,患者就发烧了,CT显示“双肺磨玻璃样病变”,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,支原体、衣原体等感染。医院没有核酸检查试剂盒,患者无法确诊,但是李文亮随即便出现了咳嗽症状,并且病情加重,住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三、为何有那么多的医护人员被感染?

病毒传染初期没能尽早预警,预警的几位医生还受到公安系统、医院领导和监察科的言论管控,医院内医护感染严重。

与医院神经外科的医护情况类似,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因为没有做好相应的防护,是导致医护感染病毒的一个重要原因。而被感染的医护,又有可能感染其他的医护和患者。

医护人员发医院,在一月底出现防护物资紧缺,不医院或个人的名义募集防护服、口罩。“医院Do先生”在微博上说,医院物资“不是告急,是没有了”。

一直到2月1日,“华中科技大学”的微博上,才贴出捐赠物资由直升机空降到武汉医院的消息。

在微博上,比比皆是实名认证过的一线医生、护士悲壮的物资呼救、求援。就连,湖北医院发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kouhuo.com/ctlym/8137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